蘇京平
  原北京人民廣系統家具播電臺主持人
  我現室內設計在得的是一種所謂不治之症——帕金森綜合症。得病的原因不詳,有遺傳說、環境說、免疫說等等,反正是大腦神經系統中一種叫多巴胺的物質缺失了,造成大腦這個司令部的指揮系統失靈,人自然就變得行動越來越遲緩,最終慢得一動不動了。
  我“的一生”網路行銷找“的一生”
  我今年63歲,發現得這個病已是三年多以前,那正好是我剛要退休的時候,原本有一個宏偉的退休規劃,這下眼瞅著泡湯了。當時有醫生不無寬慰地說:“建議您寫個遺囑吧,省得到寫不了字、說不出話的時候再著急”。難道我真的就此進入生命倒裝潢計時了嗎?步入花甲之年,我才如此認真地面對 “我”。仔細端詳,我發現“我”字的構成是一個“找”字加上左上角的一撇。漢字的暗藏玄機真是妙不可言。試想“我”的一生,不就是不斷地“找”的一生嗎?問題是事到如今,我要找的那一大撇究竟是什麼?我又該如何去查找、尋覓、探究、求索?
  說是突如其來,其實事後想來,人生就好比一盞油燈,要讓燈亮,一是多加油,一個多加捻兒。有足夠多的油,不僅可以讓眼前的燈光旺逐,而且能夠可持續發展,所以油要長期儲備,計劃使用,有備無患。如果急功近利總想快些燈火輝煌,於是情不自禁地多加捻兒,結果燈確實會暫洗碗機時亮堂了許多,但豈不知這隻是一時的紅火,是一種虛假的“繁榮”,燈越亮,離毀滅越近。待油耗盡,捻兒再多也無濟於事,所以體育賽場上最響亮的口號是“加油”,而不可能是“加捻兒”。而我,或許就是常年的精神緊張,體力透支,亞健康狀態,免疫力下降,導致大腦神經老化,有令不行,有禁不止,指揮系統日益陷入癱瘓。好在我還只是早中期的帕金森患者,還沒有“彈盡糧絕”。面對我這盞油燈的“燃料危機”亡羊補牢,為時未晚。
  “我”手握兵器 把握人生
  於是進一步審視這個“我”字,發現還有一種解讀方式,左邊一個“手”字,右邊一個“戈”字。手握兵器而把握人生主權當為“我”。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,我因而自信。力排眾議,獨樹一幟,不負眾望,儘力拼搏。“我命在我,不在天”,我因而自主。“一切都會過去”,“一切皆有可能”。大可不必自我邊緣化。波峰浪谷,事在人為。
  “帕金森,那不就是個人名嗎”?心身科專家趙志副教授的一句玩笑話,輕描淡寫,讓我茅塞頓開。如若時光倒退195年,是我首先發現、報道了人類的“這種病”,那這種病或許就會以我的名字命名為“蘇京平病”,而沒有英國大夫帕金森先生什麼事了呢。我們何必“談帕色變”。
  現在我國的“帕友”人數超過200萬,預計2025年可達500萬人之多。我不過是這數百萬帕友之一員,既不孤單,也不孤立。數學家陳景潤、作家巴金、拳王阿裡、政治家阿拉法特、影星J.福克斯、教皇保羅二世等人不都是帕友嗎?我多次參加帕友聚會,親眼目睹形形色色的“面具臉”、 “顫抖手”、“舞蹈腿”等,大家高談闊論、結伴而行、相互鼓勵,散髮著正能量和生命力。三年前我的直覺是自己被判“死刑”,只不過緩期執行,抱怨為什麼我倒霉?如今想明白了的我“起死回生”,感到身為患者,完全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,以當事人的身份,直接體驗、考察、試驗、研究帕金森症。這樣我的後半生就又多了一個懸念叢生,值得探尋的領域。多難興邦,多病成人。在這個意義上也可以片面地說“生命在於生病”。
  圍繞健康,順理成章,我樂觀面對,展開一系列的調適、康復行動。醫療上,中西醫配合,主動當好“試驗品”,以生命的代價換取與病魔“對話”的機會。當然,也不是有病亂投醫,而是“醫患同行”,多元並舉。這裡的首要原則就是遵從醫囑。其次生活上,適時地做好減法,及時剎車,在慢生活中以退為進;事業上依然不離不棄,但要突出一個樂字,從“好玩兒”到“玩兒好”,志在產出更多的快樂荷爾蒙,描繪人生的別種風光、別樣風采。
  說實在的,人在病中,特別是在得了所謂絕症中,往往會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。這時,獲得怎樣一種人際關係就至關重要。這時,最珍貴的是情感,最重要的是信任,最有價值的是還能為他人、為社會做點什麼?眼看著一些“帕友”在自我封閉中自我折磨,我想與其這般孤軍作戰,何不公開“隱私”,坦然面對,化個人奮鬥為集體抗擊,化個人痛苦為群體博愛,從而減輕心理壓力,精神負擔。於是,我先是在親朋好友中“公開身份”,進而在各種公開場合爆料晾曬病情,與周邊各色人等心平氣和的溝通交流,淡化畏懼感,強化責任心,直至以當事人的身份現身報刊,以文會友,特別是在電臺、電視臺的相關節目中現身說法,參與研討。如今我熱衷各種社會公益活動,參與各種友情聚會。當然這樣做不一定適合所有人,但這確實讓我找到了完善自己人際關係的核心與源泉,獲得了一種生命的自由。
  我有意識地把病情公開化,調整個人心態,嘗試著在多種社會活動中發掘潛意識中的生命自愈力,即體內潛在的自我修複功能。我報名參加了“綠家園志願者”組織的“江河行”環境考察行動,非但沒有掉隊、拖後腿,還每每衝鋒在前,以致一些同行隊員開玩笑地“嚴重”質疑我是否真的患有帕金森綜合症。我還與親朋好友一路同行,先後衝出亞洲,走進非洲、歐洲和澳洲,漂洋過海,放鬆心情,令我心胸大暢,眼界大開。此等文明之旅、心靈之旅,讓我從心神不定到心平氣和,到心滿意足。途中,我心血來潮,試圖向“驢友”們演示帕金森患者所特有的手臂靜止性顫抖,結果出人意料,多次展示都失敗了,“演砸了”引來一片嘩然,這倒讓我驚喜不已。人們常評論一個人幹事“在狀態”或“不在狀態”,難道是我心有靈犀、無師自通,“在狀態”了?這種公開狀態(動態、形態、神態、心態等)竟引發了我內在某種自愈修複功能?這種生命現象太鼓舞人心了。
  鏈接
  帕金森 有先兆
  對於帕金森病,目前專家認為只有早發現、早治療才能早獲益。以下是帕金森病的先兆癥狀,一旦您出現了其中一種或幾種,應引起重視並及時就醫。
  1、嗅覺減退、便秘。是目前最被重視、最具應用前景的帕金森病早期預警信號。您可能發現對於某些事物的嗅覺不如以前那樣敏感了,且原本正常的排便習慣也發生了變化。
  2、出現手臂或身體其他部位震顫。帕金森病的典型震顫主要表現為運動時不顫、安靜時出現、緊張時加劇。
  3、移動或行走變得困難。開始覺得身體、上肢或下肢僵硬, 且活動後僵硬感也不會消失。行走時手臂不能正常擺動, 或旁人會說您走路的樣子看起來很僵硬。
  4、動作變慢、寫字變小。如果您發現自己扣紐扣、穿襪子、系鞋帶等動作明顯變慢了,或者寫字越寫越小,這可能是帕金森病的早期信號。
  5、手臂擺幅小、面具臉。走路時一側手臂擺動的幅度比另外一側擺動幅度小。而當運動障礙發生在面部時,患者就好像戴了一副假面具,表情獃板、眨眼減少。
  6、抑鬱。帕金森病患者中約有40%至55%會出現抑鬱,抑鬱可出現在帕金森病的任何階段,但一個高峰是在疾病初期。
  7、睡眠障礙。70%的帕金森患者存在各種睡眠障礙。包括白天過度嗜睡、夜間覺醒和睡眠時出現拳打、腳踢、大叫等猛烈的動作。
  心得分享
  所謂“健康”,生態好為“健”,心態好為“康”。事實上,任何病都不過是一種“狀態”,而實施長期帶病生存也不失為一種療法。推而廣之,只要能有效控制住自身狀態,保持應有的生活質量,與病魔和平共處,亦不失為另一種治療上的成功。生命狀態越達觀,細胞的免疫功能就會越強大。反之,如臨大敵,甚至人為樹敵,則適得其反。
  “人可以沒有一切,但不能沒有向生命深處追索的精神”。這是作家海明威在“老人與海”中寫下的名言。我願以此名言與大家共勉。  (原標題:拆字詞游戲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yzhqpsctfxre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