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廣州6月1日電 題:旅法華裔音樂家果敢:二胡藝術“傳道士”的中國夢
  中新社記者郭軍
  在近期舉辦的2014年“中法文化之春”交流活動期間,中新社記者採訪了著名的旅法華裔二胡演奏家果敢。他表示,自己一直都有一個中國夢,希望將中國傳統的二胡藝術傳向世界每一個角落,他自己也正朝著這個夢想一步步地去努力。
  十多年來,果敢就像一個堅定的二胡“傳道士”,行蹤遍及80餘國,演奏二胡藝術逾兩千場,出版專輯CD近50張。
  他曾在紐約卡內基大廳、紐約林肯大廳、芝加哥交響樂大廳、日內瓦皇家音樂大廳等世界著名音樂廳演出,曾與法國巴黎歌劇院交響樂隊、紐約交響樂隊、布拉格交響樂團等合作演出大型音樂會,還曾與著名鋼琴家郎朗、伊萬·卡薩爾、法國小提琴大師迪迪埃·洛克伍德等多次合作。
  迴首14年前初到法國時的情景,果敢坦言“不容易”。當時舉目無親,語言不通,為了生存,他在電影里做過群眾演員跑過龍套,還做過時裝模特、人體彩繪模特,“算是為藝術打工吧!”
  從沈陽音樂學院二胡和打擊樂本科畢業後,由於法國的音樂院校里沒有二胡專業,果敢選擇在法國學習爵士打擊樂。碩士畢業後,他開始在當地華人圈子裡演奏自己喜歡的二胡。
  “後來我覺得這樣還不夠,畢竟我是在法國,我要做更多的對外宣傳,把中國的藝術介紹給法國人和歐洲人。”果敢說。
  果敢下決心打入當地的主流音樂圈。2003年、2004年左右,他參加了許多重要演出。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戛納電影節上,與電影《情人》和《英國病人》作曲家的合作經歷。自那以後,果敢進入電影圈,做了大量電影音樂,並通過電影音樂圈逐漸為法國人所熟悉。
  此後,演出越來越多,跟著名樂團的合作機會也越來越多。最難忘的是與巴黎歌劇院交響樂團在巴黎最大的劇場連續演奏10場。
  “我拉獨奏,他們給我伴奏,一個二胡和大樂隊的交響詩。”果敢回憶道:“當時的演出場面很震撼,追光打在我身上,光頭、白袍的形象讓人印象非常深刻。”演出結束後,觀眾和媒體反應非常熱烈,“中國的二胡國王”、“二胡大師”等稱號開始頻頻見諸當地報端。
  “隨著演出越來越多,觀眾越來越喜歡,我就覺得應該把二胡作為我一生的職業和使命。”果敢說。
  職業音樂家的道路很艱辛,而且存在一定的風險。“在法國專業拉二胡的前前後後有8個人,彈古箏、琵琶,吹笛子的就更多。但還沒有一個人像我這樣敢把中國民族樂器當作職業來做。”果敢說,“大家都是平常業餘玩一玩。因為在國外重要的是生存,誰也不敢冒險把民族樂器作為一種職業”。
  果敢表示,自己選擇職業音樂家的道路跟父親的教導有關係。他的父親是沈陽音樂學院民樂系主任、著名二胡演奏家果俊明。果敢4歲開始跟著父親學二胡。“你一生總得選擇一個你自己要做的事情。”父親總是這樣教導果敢。隨著閱歷的增加以及業界知名度的提升,果敢覺得自己有責任在歐洲推廣中國傳統藝術,而且這個責任越來越大。
  “法國人開始時對二胡只是好奇,後來因為我演出多了,粉絲多了,他們漸漸發自內心地喜歡上了二胡。”果敢表示,“讓法國人接受我們的藝術,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門道,就是需要一場場演,演出多了,傳播廣了,才有今天。”
  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,果敢希望能夠透過“中法文化之春”活動做更多音樂會,讓更多的人瞭解中國的二胡藝術,推動中法兩國音樂藝術交流。
  他也認為,在海外推廣中國傳統藝術,光靠一個人的力量還不夠,“中國傳統文化要融入國外的主流圈子,需要國家、政府、藝術家、企業家共同努力才能成功”。(完)  (原標題:旅法華裔音樂家果敢:二胡藝術“傳道士”的中國夢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yzhqpsctfxre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